直到我遇到了一群“做号者”。

甲胎蛋白阴性也会得肝癌?